宫斗TVB

现在已经摔到地板上了,还不改,它就可能没了。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商业人物”(ID:biz-leaders)作者:王不易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“港剧已死”“TVB落寞”——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论调。但这话由TVB大股东自己嘴里说出来,给如今54岁的TVB一个定性评价,还是有点不一般。

“现在已经摔到地板上了,还不改,它就可能没了。”“TVB现在的情况,我是不满意的,而且我非常不满意。”“过去的10年对TVB来说可以说是‘迷失的十年’。”

宫斗TVB

说这话的是黎瑞刚。他最近接受了香港媒体巴士的报的专访。

黎瑞刚有“中国默多克”之称,复旦新闻毕业,早年做过记者,后来做过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(SMG)总裁助理。他在上海文广待了十年,引领了上海文广的体制改革。如果说湖南卫视改革有魏文彬,东方卫视则有黎瑞刚,二人是忘年交。2008年,“选秀教母”龙丹妮被上海挖角,俩人有过一次谈话,魏对黎说:“瑞刚,你这盘棋其实不在一两个龙丹妮上,而是在整个体制和机制上。”黎深以为然。

从上海文广离职后,黎瑞刚成立了华人文化产业基金(CMC资本)和华人文化集团公司(CMC Inc)。CMC资本管理着近300亿人民币资金,投资了完美日记、小仙炖、饿了么叮咚买菜、满帮集团、快手B站等公司。CMC Inc早年投过星空传媒,做出了《中国好声音》,后来又投了正午阳光、梨视频。在香港,CMC Inc投了TVB和邵氏兄弟。

宫斗TVB

黎瑞刚还在上海文广时,默多克给他开了一个天价薪酬,邀他加入新闻集团,黎瑞刚拒绝了,他说:“不可能为高薪和利益给别人做事。”看得出来,在传媒这件事上,黎瑞刚是有野心的,也有这个能力。

香港电视引入内地资本其实不是新鲜事亚视就于2010年引入了内地地产商人王征,王征入主亚视的时候,香港新闻报了很多,比亚视自己明星的新闻版面还要大。黎瑞刚去得晚一些,CMC Inc2016年才成为TVB大股东。

宫斗TVB

黎瑞刚放手TVB 4年,除了推动协助与内地的内容合作,很少干预日常经营管理。但由今年这篇长篇采访来看,似乎是黎瑞刚的一种宣示:不能再放任TVB了。

可以看看TVB这几年的财报表现:

2018年全年营收为44.7亿港元,低于2011年到2014年的营收,股东应占亏损1.99亿港元,这是其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。2019年全年营收为36.49亿港元,同比减少18%;净亏损2.95亿港元。2020年的全年营收为27.24亿港元,同比减少25.34%;股东应占亏损2.81亿港元。

也难怪黎瑞刚要动“刀”了。黎瑞刚总结了TVB的两大顽疾:内部管理山头林立、诸侯割据,缺乏创新、全面老化。

从最重要的两个人事变动可见黎瑞刚动“刀”的决心:2020年1月,TVB董事局主席陈国强宣布卸任,TVB的执董只剩下李宝安及许涛。当时的行政总裁是李宝安,许涛是投行出身,受黎瑞刚赞赏,被视作其心腹。港媒猜测许涛将成主席之位热门人选。而后许涛果然坐上主席之位,原以为自己稳如泰山的李宝安,最近却提出退休,他的助理余咏珊也宣布将在4月底辞职。今年1月,TVB还将曾志伟提为高层,任集团副总经理兼特别顾问,王祖蓝也回巢任首席创意官。此二人都深谙内地娱乐之道。2017年,曾志伟、王祖蓝联合邵氏兄弟在北京成立了公司,签下了邓萃雯等一帮港星,帮助他们推广内地市场。

在TVB动“刀”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TVB由来已久的派系之争,比他们自己出品的《宫心计》还要刺激。

早期斗得比较厉害的是梁家树一派和曾丽珍一派。二人都曾做过制作部戏剧制作总监,手握大权。梁家树的妻子萧笑鸣曾任艺员科经理,是古天乐的伯乐,《神雕侠侣》就是萧笑鸣点将古天乐。古天乐凭《寻秦记》拿下视帝时,“梁派”登顶。曾丽珍是曾志伟的堂姐,一手提拔了马浚伟、陈豪、欧阳震华,势力也不小,邵逸夫夫人方逸华当年为平衡两派关系,费了不少心思。

宫斗TVB

但方逸华也在2003年安插进了自己的嫡系乐易玲,统管TVB艺人,郑嘉颖、林峯、佘诗曼、黎姿等属于此派。“梁派”在萧笑鸣离职后式微,后来主要是曾丽珍一派和乐易玲一派在斗,电视业务总经理陈志云也自成一派。

2011年,香港“壳王”陈国强以86亿港元拿下TVB26%股权,新势力进入后,2012年,方逸华请辞,陈志云辞职,邵逸夫时代结束。在这当口,余咏珊进入TVB,任综艺科总监,后又成了李宝安的助理。派系之争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宫斗TVB

2020年,陈国强辞任TVB董事局主席和非执行董事职务,老的派系已经式微,但有一个人仍坚挺。他就是杜之克。杜之克是TVB节目及制作副总经理,他属于“亲内地派”,认为TVB发展已经落后于内地,需要追赶,主张引进内地剧集、与内地流媒体合作。与爱奇艺合作的《踩过界》,就是由他主导的。很显然,杜之克的思路与黎瑞刚是吻合的。

派系之争内耗TVB多年,这种内耗还发生在与TVB齐名的亚视。

亚视是香港第一家电视台,也是全球首家华语电视台,比TVB成立还早十年。李宝安、杜之克都曾在亚视就职,李宝安更做过亚视总裁。2016年,亚视倒闭,香港电视界震动。亚视倒闭的原因之一,也是宫斗。

宫斗TVB

亚视素有“富豪的百慕大”之称,王征入主之前,亚视经历了5次大的股东变动,凤凰卫视创始人刘长乐也曾做过亚视大股东,但每一次金主们都是兴冲冲地来,赔得底朝天而去。2010年,王征以20亿元持有亚视50%以上的股权,成为最大股东。但他和其他两位股东——亚视主席查懋声、台湾旺旺集团蔡衍明不和,耗掉了亚视最后一口气。亚视后期入不敷出,查、蔡和王征不齐心,并未拿出真金白银来救场,香港娱记查小欣说:“王征每月私下补贴1400万港元,等于每日推一辆奔驰车下海。”

亚视前车之鉴犹历历在目。黎瑞刚要改革,廓清这些势力,放上与自己观念相合的人是必然的。如果说TVB曾经历过邵逸夫时代、陈国强时代,那么如今,可能正在向黎瑞刚时代过渡。

TVB的另一问题是老化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TVB剧引领一时风潮,武侠、刑侦、家宅、律政,每一种类型,都是内地观众心目中的神。TVB有着当时最为先进完整的影视产业链:制作、渠道、艺人经纪,一条龙。“无线艺员培训班”和“香港小姐选举”,可谓是最大的两大造星系统。

TVB的流水线模式,极为高效,两个编剧、四个导演,三个月内可以拍完20集。自制模式,也为其节省了成本,2018年,TVB每集自制剧成本才100万港元左右。TVB长期保持高毛利率,最高的时候能到50%。以自制闻名的芒果tv,去年的毛利率也不过38%。

但这一套,最终也成了束缚TVB的那一套。

首先,演员成为产业链上的螺丝钉,因工作高强度、薪资低,从2000年开始,TVB爆发过5次演员离职潮,演员纷纷北上。就在今年1月TVB颁奖典礼上,汪明荃还在呼吁给演员涨工资。不仅是演员,编剧也在大量出走。人才大量流失,最终在2010年后显现出后果,TVB演员开始青黄不接,剧集难出爆款。

梁文道曾这样概括邵氏逻辑:“用最低的成本去榨取最大的利润,把创作人和艺人当成’畜牲’来用(陶杰语)。这套逻辑到了方逸华手上,更是登峰造极,加上一路保持住和官府的友好关系,能在必要时借助其力,营造对己友善的环境,于是才有了现在的帝国。”

其次,内容套路化。“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”的老套桥段,已经难以再捕获观众。

而与此同时,内地影视行业正在飞速发展,尤其是进入网剧时代后,多种类型剧集涌现。杜之克说:“内地观众用五年时间,走过了香港二十年的路。”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剧之所以备受追捧,是因为TVB占尽了先发优势,2011年,梁家树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主要是那时娱乐方式少。”

2015年,互联网资本已经进入影视领域,优爱腾芒格局逐渐形成,内地影视开始进入大制作时代,动辄成本过亿,观众的胃口早已被养刁,TVB一个道具反复用、一套戏服金轮法王穿完古天乐穿的粗糙制作,很明显跟不上内地观众的口味

“港剧已死”,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。

TVB如今既要守住香港阵地,还要重新夺回内地市场,道阻且长。

版权声明:魏甚么 发表于 2021-04-22 9:10:22。
转载请注明:宫斗TVB | 万有导航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