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车展,公关渡劫

汽车公关作为媒体和车企客户的中间人,表面光鲜的背后,你永远都不知道ta经历过什么

看到微信上突然蹦出这几个字,公关人小艾(化名)心里一惊,浑身汗毛倒竖。她猛地抬头看看自己负责的展台,好在周围没有“可疑的人”出现。之后她飞奔到每位安保人员的跟前,细细做了叮嘱,这颗心才稍稍平复。

维权似乎“人传人”。在丰田、凯迪拉克、沃尔沃展台相继被维权的车主“攻占”后,小艾再也坐不住了。她来回踱步,甚至想在展台处设立一个安检台。有句话在她心里反复被祷 告——“求求了,维权你们随便,别在今天就行。”

而这些,只是上海车展的一瞬。

上海车展,公关渡劫

一提起“车展”这两个字,小艾就止不住的头疼。在她进入公关行业的这几年时间里,车展往往意味着几日的不眠不休,以及诸多明里暗里的琐碎纠缠,今年也不例外。

作为2021年的第一个国际级车展,上海车展就是汽车行业的“开年第一剧”,媒体,车企,公关,供应商则是入局的演员。不同的身份意味着不同的规则,但忙碌则是相通的。

小艾说,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公关人,一场车展是必不可少的“试炼”。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,“改了又改的方案”、“响完又响的手机提示音”、“必须要打的上百个电话”一同向这位羸弱的姑娘砸了过来。小艾把车展称为“渡劫”,她这样解释这两个字,“车展就是死了一次之后又活过来”。

在本届车展,《车市物语》不聊车。我们选择将笔尖对准小艾,跟随一位普通的公关人,走入为期一周的车展生活

01 接Brief

钉钉提示音响起,小艾条件反射一般从饭桌上抓起手机。此时,时间刚过周五晚上7点,客户发来了一条最新的需求。

小艾服务的客户是一家中国品牌,车展期间要举办媒体日活动,要求“不高”——想邀请300家媒体出席。邀约截止的时间是周一早上,但前期准备工作要求在周六早上就要完成。

这意味着,小艾必须用一晚上时间马上梳理出几百个邀约名单,并在周末“挨家挨户”通知确认。

接到这种事发突然又工作量巨大的需求,小艾一点都不惊奇。在每届车展之前,需求都是以这种形式下发到她的手中,她唯一要做的,就是在脑海中清晰思路,再敲定具体的执行方案,最后完整执行。

和组内分工后,小艾接下了华南区域80家媒体的邀约任务。这些媒体大部分在上海,小艾如果要在两天之内邀约80家,就需要确定每一个时间段邀请谁,这样才能充分利用好时间来完成任务。“邀请时间也是一门学问。”小艾说。

在小艾的讲解下,公关如何科学邀约媒体的“方法论”浮出水面。对于一些小型媒体,而且对接的媒体多为年轻人,可以在20点以后发送邀约,“因为年轻人不睡觉”。对于资深的媒体人,小艾一般会选择在日间10-11点拨通电话,因为这个时候资深媒体人已经“健身之后开始工作了”。

拟定了邀约方法,接下来就是更为具体的邀约环节。小艾说,一般情况下,大部分的媒体都会欣然赴约,只有个别的媒体有一些“架子”,相对难缠一些。不过,对付这些媒体,小艾另有招数,“邀约这种媒体老师只需要两种方法,捧杀型和比较型。”

“捧杀型”就是字面意思,小艾会在电话中把这位媒体老师吹捧得特别高,话术包括但不限于,“您在行业中的知名度和地位都是一流的,对这个品牌一定特别懂,如果要是没有您的参加,这个活动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”

而“比较型”则相对复杂一些,这种方法需要多年经验的公关人才能驾驭自如,因为要准备把握各个媒体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,利用几家媒体之间的不睦,来鼓动双方参与到活动中。

小艾就深得其中的精髓,在给一位网站主编拨打电话时,她特意提到了另一家网站的主编也将参加活动。“随后,这家网站的主编沉思了一会儿说,在直播中一定要把他们网站的logo放在另一家网站的前面。”小艾说到,她得知这两家网站不睦的原因,是由于这两家网站原属于同一个老板,相互之间就有竞争关系。这是在她入行的那一年,一位公关前辈告诉她的。

靠着这些经验与招数,小艾成功地将80家媒体的邀约消息全部送达,并确定了各家媒体的旅行信息。此时,时间接近星期一的早晨。而在星期一上午,小艾将奔赴上海,开始预先筹备。

小艾看了下时间,这一夜,自己还能睡三个小时。

02 执行

上海车展倒数第三天,小艾奔赴机场,踏上了“征途”。去机场的路上稍微有些狼狈,堵了车,小艾携带行李箱一路奔跑,才在登机口关闭前成功登机。

在邀约媒体之后,尽快确定“如何接送机”是当务之急。在飞机上,小艾用手机敲下了几个关键词,“接机牌”、“大巴”、“肯德基”。从上海虹桥机场出来以后,公关人都青睐于在彩虹桥一楼的肯德基接媒体,因为这个地方相对好找,而且也有椅子,媒体可以在这边落座。

排好了接机表,做好了一切前期准备,小艾心满意足地睡了一觉。不过她对《车市物语》说,接机这件事目前只完成了10%。“另外90%的难度在接机现场,因为你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媒体人。”4月18日,上海车展媒体日前一天,大批媒体前往上海虹桥机场,拉开了小艾“项目执行环节”的序幕。

果不其然,突发情况一个接着一个。

一位媒体人突然发了很大的脾气,小艾上前询问得知,同一趟大巴中有媒体人迟到,导致大巴迟迟不能发车。小艾去找那位迟到的媒体人,发现那位媒体人正在不紧不慢的抽烟。小艾连哄带劝,媒体人终于不情愿地熄灭了手中的烟头,跟随指引上了车。

刚送走了一辆大巴,紧接着又有了新问题。新到的一趟航班中,有一位媒体人想要去找洗手间,小艾为其指明了路后,媒体人仍然要求小艾带路,但此时接机的人手已是捉襟见肘。小艾最后给出的解决办法是,拜托一位商店的服务生引导这位媒体人去洗手间,自己继续值守签到台。

终于,随着最后一位媒体人登上大巴,接机环节告一段落。时间已近傍晚,小艾得以喘息片刻,但接下来的展台环节更让小艾“心累”。小艾对《车市物语》说,每一年车展展台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,“要随时紧绷神经,以防备突发情况。”

在活动现场,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。小艾说,往年车展突发事件可以分为三类,一种是老车主引发的,这些老车主因为一些新车型的优惠力度比老车型大,所以会集体登上展台要求退车;还有一种是经销商群体上访,多半是由于区域之间的销售政策不平等,要求改变销售政策或退网;再有一种就是活动内容相关的突发状况,包括艺人临场变卦导致临时更改素材等等,不一而足。

上海车展,公关渡劫

如何处置突发事件很考验一名公关人的水准,小艾讲了一个去年发生的经典案例。在2020年广州车展某家车企的展台,一名来自供应商的礼仪人员突然拦下了车企老板索要钱财。在遭到拒绝后,这名礼仪人员在展台开始了吵闹,引得众人围观。眼看事情即将发酵,公关立即喊来了几位保安,将黑色的布袋套在那名礼仪人员身上,将其拖走。

“其实那个妹子挺可怜的,这群人不应该这么野蛮粗暴对待她,但公关就是干这事儿的,没办法。”小艾总结道。

在4月19日的活动上,小艾从早到晚守在展台,生怕出现任何一点纰漏。

好在,一整天都风平浪静,活动没有出现任何的瑕疵,除了特斯拉展台:一名女车主身着“特斯拉刹车失灵”字样的衬衫,跳上特斯拉车顶,顿时成为了全网的焦点。最后,这名女车主被特斯拉的相关人员野蛮拖至场外,所有的照片与视频都在网上迅速爆炸,登上热搜。

上海车展,公关渡劫

小艾从一个公关的角度评价了这件事,“这种事情任谁都处理不好,只能把车主拖走。”但同时小艾说,公关的功夫要做在平时,如果平时特斯拉的公关部不那么“招人恨”,车展也不会有老车主去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维权。

“还好不是发生在我这个品牌。”小艾松了口气。

车展媒体日当天的活动,在一场欢快的乐曲中结束了。小艾和各位媒体人寒暄之后,送他们离开了展台,执行流程开始进入pr环节。

准确的说,小艾要保证活动的所有内容,都清晰无误出现在各家媒体的稿件中,来保证整个活动达成客户要求的效果,在这一环节,通常公关人会受到很多来自客户的压力。

车展期间,这些媒体人不仅要参加小艾这一场活动,很多人还要参加其他的活动,有些人甚至达到五六场。但这些媒体都有当天出稿的规范,所以原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很多人都是将小艾的通稿直接发布。

但小艾的客户则有着不同的要求,他们希望自己请来的这些媒体,每一家都能给出一篇风格迥异的原创稿件,来提升传播的效果。这样一来,客户与媒体的需求之间就产生了矛盾。

而小艾正好被夹在中间。作为乙方,她不能要求客户去降低标准,作为媒体的对接人,她也无权指挥每一家媒体都给出原创稿件,更何况这也不现实。

所以,小艾只能根据具体情况想对策。

对于一些平时关系比较融洽的媒体,小艾选择劝说他们修改一下通稿的内容,以便通过客户的审核;而对于一些不怎么联系的媒体,小艾则用出了“画饼”这个招数,承诺日后将邀请媒体参加更多的活动,好让媒体能够听从小艾的安排。

“这样能够解决大多数问题,只不过,在80多家我负责的媒体中,总会有一些不肯修改稿件。”小艾对《车市物语》说。遇到不太有合作意愿的媒体,小艾会自己修改稿件,过后交给客户审核,等客户审核通过,也就“万事大吉”了。

4月21日的凌晨,小艾修改完了最后一篇稿子,通过了客户的审核。这意味着,这个横跨一周的项目,到这一天终于画上了休止符。

“对于公关来说,每次过完了车展就像死而复生。”小艾重复了一句她之前感慨的话。一位早已逃离了公关行业的朋友,在这一天给小艾发来了慰问,“姐妹你又遭罪了。”

而那些选择继续留守在公关行业的公关人,则要继续面对一个个项目的打磨,让自己变得更加坚硬。硬到不能掺入任何个人的情感,只是一个机械的执行机器,这是公关人的“普遍特质”。

工作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,小艾只能一路向前。4月22日上海车展项目正式结束,小艾看着日历笑了笑,“距离广州车展,还有200天。”

本文“小艾”化名

版权声明:魏甚么 发表于 2021-04-21 17:11:37。
转载请注明:上海车展,公关渡劫 | 万有导航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